甜宠文:共享我最喜爱的甜文,独爱《败给喜爱》,或许有你爱的

最近气候非常酷热,关于书迷来说,闲暇的时分喝着冷饮看本小说再适宜不过,可是最近许多书迷反映进入书荒期,翻来翻去也没有美观的小说,作为十年迈书迷的我也感同身受,由于爱看小说,平常也私藏了不少作者和小说,从今日开始我就毫无保留地引荐给我们,今日…

最近气候非常酷热,关于书迷来说,闲暇的时分喝着冷饮看本小说再适宜不过,可是最近许多书迷反映进入书荒期,翻来翻去也没有美观的小说,作为十年迈书迷的我也感同身受,由于爱看小说,平常也私藏了不少作者和小说,从今日开始我就毫无保留地引荐给我们,今日给我们引荐:甜宠文:共享我最喜爱的甜文,独爱《败给喜爱》,或许有你爱的

第一本:《悄悄藏不住》

精彩内容节选:接下来的时刻,桑稚很无语地站在周围,忍受着段嘉许持续不断又厚颜无耻地跟她要币。直到剩最终一次时机,他才成功把那个娃娃夹出来。段嘉许蹲下从机器里拿出娃娃:“想夹个娃娃还挺不容易。”桑稚:“还不如出去买个。”“哥哥这不是没玩过。”段嘉许昂首,把娃娃给她,“这么厌弃啊?”桑稚的指尖动了动,没拿。段嘉许保持着动作没动。

过了好几秒,桑稚垂下眼,接过来:“谢谢哥哥。”段嘉许轻笑了声:“别扭的小朋友。”“给你抓到娃娃了。”段嘉许站动身,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别再哭鼻子了啊。”这话像是在对应刚刚桑延应付钱飞的话。

可他分明知道不是由于那个原因。好像完全忘了那件工作,当作自己毫不知情,为了照料她的感触。有热气从脖子处往上涌,烫至耳根。桑稚抱着娃娃的力道逐渐收紧,敛着唇角上扬的弧度,静静地点了允许。

第二本:《她病得不轻》

精彩内容节选:苏在在抬起了头,看向他。少年的嘴唇轻抿着,弧度平直,眼睛润泽亮堂,无半点心境,黑发半湿,整个人显得慵懒又清澈。他抬手,将雨伞递给她,不发一言。苏在在没接,仅仅定定看着他。见状,张陆让倾身,将伞放在了她的桌子上,然后回身就走。苏在在急速喊住他:“张陆让。”少年脚步一顿,回头看她。

“你认得我?”苏在在放下手中的书,拿起桌上的雨伞晃了晃。张陆让点允许,没答话。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内心深处胀大了起来,让苏在在感觉心境又雀跃又难控,她克制住自己的严重,站了起来,厚颜无耻道:“你在静静的重视我吗?”好像完全意想不到这样的问题,张陆让的眉头皱了下,没有再持续跟她攀谈的愿望,抬脚往门外走。

她跟了上去,自顾自的说:“我不应该点破你的,你别生气,当我没说刚刚的话。”张陆让的嘴角扯了扯,真实忍不了,低嘲:“加速度两米每秒。”

第三本:《败给喜爱》(甜宠文:共享我最喜爱的甜文,独爱《败给喜爱》,或许有你爱的)

精彩内容节选:书念想在天完全黑之前到家,脚步比从前快了不少。开伞之前,她下意识地往四周看了一圈。遽然注意到一旁,有个跟她相同孤零零的人。男人坐在轮椅上,额前头发细碎,略长,轻轻遮盖了眉眼。他的半张脸背光,沉溺在漆黑之中,隐晦而不明,带着忧郁的戾气。不声不响。

很快,书念收回了视野。遽然想起了什么,动作顿住,再度看了曩昔。嘴唇张了张,愣住了。……她好像知道他。书念捏着伞的力道紧了一些,目光茫然,僵在了原地。目光停在他身下的轮椅上面,想说点什么,却由于这个画面而哑然。不知过了几分钟。男人忽地抬起眼,视野扫过她的身上。

可却是生疏的,连一秒都没有多逗留。她的呼吸一滞,嗓子因这好像冰块的目光被扼住。雨还鄙人。周围有呼啦啦的风声,伴随着刺骨的寒意。书念深吸了口气,用力掐了下手心给自己鼓劲,走了曩昔。声响小而温文,带了几分不确定:“谢如鹤?”

甜宠文:共享我最喜爱的甜文,独爱《败给喜爱》,或许有你爱的

以上便是今日的引荐啦,我们有什么美观的小说想共享吗?欢迎鄙人方留言区留言,我能看到哦,下期再会。

精彩回忆:病娇文:她是敌国不得宠的侯门嫡女,却被赐婚给一个病秧子

病娇文:怪物女主遇上病娇,本想独善其身,不料却成病娇仅有的光

虐文:她犯了一个错,为了赎罪嫁给他,却被他拉入万劫阴间

    关于作者: tyughjyu

    这里可以再内容模板定义一些文字和说明,也可以调用对应作者的简介!或者做一些网站的描述之类的文字活着HTML!

    为您推荐

    发表评论

   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  评论列表 人参与

    联系我们

    联系我们

    8888-88888888

    在线咨询: QQ交谈

    邮箱: email@admin.com

    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    关注微信
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    关注微博
    返回顶部